data888casino

  在埃及的神话中,对基督教产生直接影响的是奥西里斯死而复活神话死后审判的观念,奥西里斯之爱西丝女神的形象被描绘成哺乳圣母的形象,这更是圣母玛利亚怀抱圣婴的原形。

data888casino

  在埃及的神话中,对基督教产生直接影响的是奥西里斯死而复活神话死后审判的观念,奥西里斯之爱西丝女神的形象被描绘成哺乳圣母的形象,这更是圣母玛利亚怀抱圣婴的原形。

  希伯来人是一个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没有哲学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学是借助了希腊人的哲学建构而成,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的哲学思想碰撞在一起,得到有机的结合,成为基督教神哲学的基石。

  希伯来人是一个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没有哲学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学是借助了希腊人的哲学建构而成,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的哲学思想碰撞在一起,得到有机的结合,成为基督教神哲学的基石。

  关於死后审判的详情载於《生命书》,而在《死者书》中也常有这种冥国审判的插图,它描绘墓地神安努毕斯牵连受审者进入奥西里斯的审判法庭,被判为义人之魂由奥西里斯及其子荷鲁斯迎入死后王国,享受冥世福乐,被判为不义者则连人带心都被等候在旁的恶兽吃掉,这类景象反映了埃及人对来世、死后生活、地狱与处罚、善恶报应的认识,基督教中的来世生活、末日审判、天堂地狱、灵魂得救等宗教观念在此已见端倪。

  我们可以看出,《旧约》中的伊甸园、创世信条乃直接取材自巴比伦文化;“伊甸”本是巴比伦人对幼发拉底河下游冲积平原的名称,后在古希伯来语中引申为“一个可乐之地”的含义,从而发展出基督教的地下乐园之说,创世和洪水传说则可从两河流域的古代碑碣、泥砖上查考出,1874年,英国亚述学家史密斯二去尼尼微,搜获大批记载《太阳史诗》的碑碣,其中的“吉加美士史诗”泥版透露出重大秘密,它记载了创世传说以及第11日“洪水”及描述洪水得救的故事。

  (4)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69-476页。

  古代波斯流行的宗教为琐罗亚斯德教,该教主张善恶二元论,认为世界一切光明与黑暗、善与恶、幸福与痛苦的斗争都可归结为光明的神与黑暗的神的斗争,人则有自由选择的意志,斗争的结果为光明的神得胜利,随之根据死人生前的言行进行审判,通过“裁判之桥”而决定受害者上天堂或下地狱。

  波斯帝国所在的古代中亚细亚,其早期宗教是在原始的自然崇拜和多神信仰的基础上形成的,当时在伊朗游牧部落的宗教崇拜中,战神具特别意义,光明的神阿胡拉马达最初乃是一个部落神,约在奴隶制国家形成初期才升华为全波斯的主神,基督教《旧约》的耶和华形象充满著争战形象,不得不说是受著波斯宗教的影响。

  基督教产生於公元一世纪巴勒斯坦,与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样,有它的产生背景及思想渊源。基督教脱胎於犹太教,当中汲取了很多异教的教义,例如巴比伦、埃及、波斯等地的神线;沃尔克说得很中肯:

  柏拉图的门生亚里士多德则提出了世界本原及本体的“第一因”、“第一推动者”和“宇宙终极目的”等理论,他率先将“太初哲学”、“第一哲学”的“形而上学”与“神学”联系起来,通过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得以重建,阿奎那的神哲学思想、上帝论证即建基於此。

  古代波斯流行的宗教为琐罗亚斯德教,该教主张善恶二元论,认为世界一切光明与黑暗、善与恶、幸福与痛苦的斗争都可归结为光明的神与黑暗的神的斗争,人则有自由选择的意志,斗争的结果为光明的神得胜利,随之根据死人生前的言行进行审判,通过“裁判之桥”而决定受害者上天堂或下地狱。

  我们可以看出,《旧约》中的伊甸园、创世信条乃直接取材自巴比伦文化;“伊甸”本是巴比伦人对幼发拉底河下游冲积平原的名称,后在古希伯来语中引申为“一个可乐之地”的含义,从而发展出基督教的地下乐园之说,创世和洪水传说则可从两河流域的古代碑碣、泥砖上查考出,1874年,英国亚述学家史密斯二去尼尼微,搜获大批记载《太阳史诗》的碑碣,其中的“吉加美士史诗”泥版透露出重大秘密,它记载了创世传说以及第11日“洪水”及描述洪水得救的故事。

  波斯宗教记载主要见於其圣书《阿维斯陀》,古经除了记述伊朗的宗教神话、赞歌、礼仪、戒律外,还包括其民族起源、历史、民间传说、英雄史诗等内容,波斯宗教中对天使、魔鬼的描述,以及其末世观念和末日审判等之说,无疑都对当时的犹太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更为基督教所继承,至於波斯宗教发展第三阶段的摩尼教,对基督教更有上面直接的影响,罗马帝国后期的基督教神学家奥古斯丁在皈依基督教前就一度信奉摩尼教。

  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的哲学则在其理念观、回忆说、灵魂不灭论和世界等级模式诸方面影响到基督教的观念体系,柏拉图认为理念是独立於个别事物和人类意识之外的实体,这种神秘而永恒不变的理念乃是个别事物的“范型”,而个别事物则为完善事物之不完善的“影子”和“摹本”,理念世界真实而完善,而现实世界乃不真实及不完善,在理念世界中,善的理念是一切理念的泉源,是逻各斯,即宇宙的目的,柏拉图认为,物质和肉体均不完善,它们乃灵魂的重负,力求灵魂从中解脱才是人生目的,柏拉图还有一套“世界等级模式”:世界分为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理念世界以世界灵魂为最高主宰,它布满世界,乃世界完美,秩序的根源,而现象世界则反覆无常,卑微低下,在神秘而不可见的最高神之下为创造世界者,由它造出现象世界,从灵魂等级来看,造物主之下为天体灵魂,其次为人类灵魂,最低者为动物灵魂,人类灵魂又可分“理性”、“意志”、“欲望”三部份,若要得救,就需发展理性,训练意志,克服欲望。总而言之,柏拉图把世界二元割裂,基督教的彼岸世界观即与之相似。

  新柏拉图派代表人物普罗提诺提出了万物之源是“太一”的理论,这个“太一”乃神秘的精神实体,超越一切存在,它作为万物的“泉源”凭其不断的“流溢”而创造世界万物,不过“太一”并不直接创世,它从自闩y溢出“努斯”,即一种理性精神,从“努斯”流溢出“灵魂”,再由“灵魂”流溢出物质世界。普罗提诺还强调“灵魂”在本质上具有爱慕,向往“太一”的特性,它使人渴望回到“太一”与神合一。新柏拉图派的“太一”理论和“灵魂解脱”学说为基督教的“上帝论”和“救赎论”的哲理化奠定了基础,这种“太一”被视为上帝,宇宙一切都从它那里流溢出来,物质世界离“太一”最远,所以是恶的,卑贱的,只有静思默想消除物欲,达到“出神”境界才能使灵魂回归“太一”,受这种学说影响下,基督教宣称上帝为万物的泉源和归宿,人生追求的目标是与上帝合一,归於永恒的上帝,不能不说是脱胎自这种神秘的新柏拉图主义。(10)

  波斯宗教的和最后审判说对於基督教有过影响,基督教早期流行的 “千禧年”之说即可找出某种渊源关系,而波斯宗教中有关救主扫希安特的传说也对形成基督教的“人子”(即救主耶稣)观念产生一定影响。

  古希腊哲学通过希腊化时期影响犹太教以及古罗马时期其学派直接渗入基督教,其中罗马时期的新柏拉图学派与后期斯多葛学派对基督教学说体系的确立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我们可以看出,《旧约》中的伊甸园、创世信条乃直接取材自巴比伦文化;“伊甸”本是巴比伦人对幼发拉底河下游冲积平原的名称,后在古希伯来语中引申为“一个可乐之地”的含义,从而发展出基督教的地下乐园之说,创世和洪水传说则可从两河流域的古代碑碣、泥砖上查考出,1874年,英国亚述学家史密斯二去尼尼微,搜获大批记载《太阳史诗》的碑碣,其中的“吉加美士史诗”泥版透露出重大秘密,它记载了创世传说以及第11日“洪水”及描述洪水得救的故事。

  根据1874年英国亚述学家史密斯两河流域发掘出的碑碣、泥砖,《吉加美士史诗》记载著众神会议决定以洪水灭世、得救义人从船上放出鸽子等巴比伦神话传说,亦是后来希伯来人《旧约》中的洪水、挪亚方舟神话之蓝本。

  基督教中有关魔鬼或蛇的论说在某种程度上亦取材自波斯宗教的魔鬼论,据说魔鬼乃黑暗之神阿格拉曼尼所造,称“黑暗之子”,魔鬼以阿格拉曼尼为首领,下属六个大魔头,统率各路鬼群。总之,波斯宗教的世界末日、最后审判、死后复活、救主降临等观念皆大大影响基督教教义,而波斯宗教的魔鬼论则在犹太--基督教中演化成人的原罪,尘世邪恶的说教。(4)

  波斯帝国所在的古代中亚细亚,其早期宗教是在原始的自然崇拜和多神信仰的基础上形成的,当时在伊朗游牧部落的宗教崇拜中,战神具特别意义,光明的神阿胡拉马达最初乃是一个部落神,约在奴隶制国家形成初期才升华为全波斯的主神,基督教《旧约》的耶和华形象充满著争战形象,不得不说是受著波斯宗教的影响。

  「基督教进入的并不是空空如也的世界。当其兴起之时,人们头脑已充满著关於宇宙、罪、赏罚等种种观念。基督教不得不对付这一切。基督教不可能建立在处女地上,而必须将已经存在的各种思想作为材料构筑自己的体系。」(1)

  基督教在其产生和形成过程中,深受当时流行的古希腊哲学影响,在基督教思想体系得以创建和确立时期,吸纳了大量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和斯多葛派哲学的元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